第三章:奎元馆

28
Dec

第三章:奎元馆

走出了林子的山峰在官道上搭了一辆牛车,本来是要第二天才能到京城的,但是牛车的乡民受不了山峰一路给他讲什么英雄事迹,仍是使劲挥鞭子,把牛屁股都打肿了。结果只走了半天,在黄昏之前就到了临安城外。跳下车的山峰,刚准备谢谢乡民,结果发现人已经不见了。

  已经在几里外的牛车乡民,抹了抹头上的汗,心想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胆子大?你要是说些江湖事迹我还能陪你聊聊,你居然问我皇帝陛下到底是不是真的穿金内裤?这也就算了?这小子居然说皇帝陛下是不是傻?为什么有名将岳飞不用,为什么不让岳飞当皇帝?这让别人听到不是找死吗?
  张山峰哪知道刚才他的那些问题是大不敬,要坐牢甚至砍头的。不过,此刻站在城门下的他没有想到每天进临安城的人有这么多,他愣是排了进城的队伍排了快半个时辰才终于轮到了他。
  张山峰站在城门里,遥望着临安城内的高楼建筑,和那川流不息的人群,心中不知怎么的就有一股说不出的熟悉。
  “临安!我来了。”张山峰一声大吼,把排在他前面和后面的人都吓了一跳。两个守门的士兵也是一愣,知道又是一乡下傻小子进城了。
  “喂,那个刚从乡下来的傻小子!交钱。”一个士兵把手一摊伸到张山峰的脸前。
  张山峰一愣,不明白的问道:“什么钱?”
  “什么钱?”士兵鄙夷的看了张山峰一眼,心想这小子不会身上没钱吧?等下还要把他赶出去,那不是赚不到钱又白费口舌。“入城费,10文。”
  “10文?哦。”张山峰掏出自己的荷包开始找钱,然后觉得哪里不对,抬头问道:“进城还要钱?”
  “废话,你以为临安城是你们乡下地方啊?这可是天子脚下!这里风景优美,人杰地灵,处处张扬着和谐与友爱。像你们这种刚进城的冒失小子,最容易毁坏公物了,像是在墙上刻个什么到此一游啊,随地乱扔纸屑等等,不文明的现象太多了。”守城士兵妙语连珠,讲的山峰是一愣一愣的。
  “这……”山峰还没来得及说话,守城士兵继续讲道:“就算你不会做那些事情,但是你既然来到了临南城,那就要有一颗爱护临安城的热心。你想,清除城市牛皮藓,保持城市卫生都要钱吧。你虽然只是交了小小的10文钱,但是你也为这个城市贡献出了一份力量,所有临安城的百姓都会感谢你的付出。”
  士兵不客气的从山峰的荷包拿了10文钱,然后把荷包丢还给他。
  “快进城吧,不要堵在城门口了,你这是影响交通,小心我罚你20文。”士兵将钱收进口袋,把山峰赶进了城。
  山峰傻傻的站在城门下面,心中还在惊讶这守城士兵的好口才,但是看着临安城内林立的高楼和那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,此刻的他是心潮澎湃。
  原来这就是临安城,这就是皇帝住的城市。“我呸,还真是他娘的大。”
  “随地吐痰,罚款10文!”一个带着红臂章的士兵突然冲到山峰身边,在山峰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,就从他的荷包里拿走了10文钱。
  “难道这就是杜老头所说的无影手?果然大城市就是大城市,卧虎藏龙啊。”山峰居然高兴的都笑了出来,也不知道他是乐天还是傻。
  之后,山峰就像土包子进城一样,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,在临安城到处乱逛,看到没看到过的就要上去摸摸。有几次还差点想要去摸几个比郭香长的好看的姑娘,不过好在他没真的动手。不然,刚进临安城,他就要去临安大牢里待几天了。
  也不知道郭香要是知道这小子一进城就把她的话给忘了,会不会气的半死。
  什么糖葫芦啊面人啊,山峰都是第一次看到,也不管自己身上的钱多不多,看见了就买。还买了个孙悟空的面具带着玩,还在西湖里面洗脚。好在山峰跑的快,不然他可要因为污染西湖水质而掏10文钱的罚款了。
  入夜的临安城可不像桑林村一样,黑漆漆的,死气沉沉。华灯初上,灯火璀璨,山峰哪见识过这场面,也就是在杜老头的故事听过。于是,这家伙愣是逛到了三更还在大街上溜达。
  最后,要不是巡城的官兵盘问了他几次,他还真准备一直逛到天亮为止。
  稀里糊涂的找了家客栈山峰就住下了,第二天鸡还没叫,山峰就起来了。山峰昨天吃了一顿零食,就是没吃点正经的,能吃饱的东西,于是肚子开始饿的咕咕叫。但是,客栈厨师可没有山峰那么神经,还在被窝里做梦。于是山峰只能上街找东西吃。
  街上的店铺大都还没开门,也是,天都还没完全亮,谁会起这么早。山峰走了两条街,正好看见一家店门店小二正打开店门,虽然不认识店的名字,也不管那么多走了过去。
  开门的店小二也没有想到这么早就有客人来,于是赶紧回后厨叫厨师准备。
  “客官?想吃点什么?”店小二打着哈欠问道。
  “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?”山峰兴冲冲的问道,这是他第一次在临安城里吃饭,早就听杜老头说皇帝吃的都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,既然这里是皇帝的老家,那么东西肯定也很好吃。
  小二一听也是一愣,心想来我们店还能吃什么?不就是面呗。原来,山峰进的这家店,就是号称“江南面王”的奎元馆。
  在临安城有这么一句口头禅:到临安不吃奎元馆的面,等于没有来过临安。
  “我们这的面可是远近闻名的,吃过的人没有一个不说好的。你看,那个就是宋徽宗御笔的赏赐。”店小二指着挂在店正中的金字牌匾说道。只见那牌匾正是宋徽宗用独创的瘦金体写就的江南面王四个大字。
  山峰只是淡淡的回了句哦。这下店小二就很尴尬了,他没想到山峰反应这么平淡,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,本来准备好的吹嘘之词也只好往回咽。山峰哪知道宋徽宗就是杜老头口中“靖康之耻”的皇帝,再说那几个字山峰根本就不认得。
  “要不客官来碗虾爆鳝面,或者就是临安风味的片儿川?”店小二将店里最著名的面和最有代表性的面介绍给山峰。
  好歹山峰可是今天的第一位客人,店小二觉得山峰开门就来光顾,大概是对奎元馆的面仰慕已久,所以对皇帝陛下的御笔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吧。
  “我们这还有……”店小二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面的名字,都是店中的招牌面。
  山峰一听这是个面店,也不管店小二说了多少面的名字,说道:“来碗大肠面吧。”
  店小二郁闷不已,敢情山峰根本没有听他讲,再说奎元馆150多种面里面,点大肠面的人可是少之又少。
  难道是个吃客?店小二回想山峰这一开门就来光顾,而且还点那么冷门的面,再加上对皇帝的御笔反应冷淡,种种奇怪表现加在一起,他开始怀疑山峰的目的。不会是来踢馆的吧?
  吃客,也就是美食家。美食家大多云游天下,尝尽天下美食。美食家一般都是交友广泛,混迹于权贵富豪的圈子里,所以如果美食家觉得某一家的美食好吃的话,通常可以让那家店名声鹊起。反之,如果美食家说这酒家的菜不好吃,那么传出去,商贾之类的客人自然也会减少。毕竟有钱人出来吃个饭大多是吃个排场和名气,大多都是用于应酬,名气不好的话,档次会显得太低。
  美食家大多都是天下富甲出身,其中也有异类。而天下最出名的美食家正是丐帮的现任帮主,鲁一脚。
  话说后世有名的狗不理包子就是鲁一脚尝过之后才出名的。
  “好的,客官稍等。”店小二说完之后,赶紧跑到后厨告诉大厨这事。主厨是个胖子,头特大,也是临安城内顶尖的厨师之一,外号“大头佛”。
  他烧的虾爆鳝面可是天下一绝,就连现在的皇帝赵同也是很喜欢吃。大头佛一听,也是一愣,没想到大清早就有来踢馆的,卷起袖子骂道:“好啊,看来还真是个吃客。大肠面这玩意可是相当考究考验手艺的,一般人还真不会点。”
  小二一听,有点担心的问道:“要不要我去给他送点酒水?讨点好印象?”
  大头佛一听小二说的,骂道:“送个球,想我大头佛是谁?国家认证的五星级厨师!曾今的皇室御厨,就连皇帝都喜欢我的手艺,难道他的嘴能比皇帝陛下还叼?”
  小二一想,也是,天下最难伺候的就是皇帝了,大头佛到面馆之后,好说也遇到过几十个吃客了,还真没有败过。
  大头佛拿起菜刀,看着刀身上刻着的几个字,轻蔑的说:“居然还有吃客敢来?这家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。”说完,大头佛把菜刀重重的往砧板上一剁,之间那几个刻在刀身上的字熠熠生光。只见刀身上与挂在店中的金字牌匾是同一种字体,正是小平……哦,不好意思,看错了。是徽宗赠三个字。
  坐在大堂等面的山峰可不知道,自己被当做吃客对付了。他之所以点大肠面,也只是单纯的认为一年之中只能吃一次的大肠面,自然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。
  不到一刻,一碗热腾腾的大肠面就端到了山峰面前。汤色红亮,香气四溢。大肠满满的铺满整个大碗,四周有青菜衬边,香菜和葱花点缀在大肠之上,花花绿绿的让人看了就充满食欲。
  山峰愣了几秒,然后说出了自己的评语。“好大一碗面!真香!”
  想山峰每年生日的时候,母亲烧的大肠面可没有眼前这碗这么大分量。
  店小二看着山峰的表情,知道最起码在色香这两点上,好像是成功的样子。“那是,我们奎元馆的面,一向都是量足味美,色香味俱全,绝对是用最新鲜的食材,经过我们大厨的精心秘制,每一碗面可都是倾注了厨师们满满的爱啊。”
  这店小二去卖大力丸的话,生意大概不会差,能说会道。山峰倒是没听清小二在说什么,拿起筷子就开吃。面条入口,十分爽滑,咬下去筋道的很,一定花了很久的功夫在揉面上。然后他尝了一口汤,滚烫的面汤顺着喉咙流入胃中,让山峰的肚子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。
  山峰果然是饿的不行,在店小二的笑脸变成恐怖的表情之前三两下就把整碗面给吃光了。
  “干,这家伙真的是吃客吗?怎么跟三天没吃饭一样。”店小二被山峰的吃相给吓倒了。如果要说江湖中吃面最快的人,估计眼前这个人绝对排的上号,小二才眨了两下眼睛,就只剩下一个光碗了。
  “这……这个,客官觉得味道如何?”小二抽着嘴角,尽量保持着自己营业用的笑容。
  山峰用袖子一抹嘴巴,咧嘴一笑:“不错!还蛮好吃的。多少钱?”
  小二听山峰这么说,松了口气。既然山峰问多少钱,那么就是对这大肠面满意。要知道,如果吃客对食物不满意的话,可都不会付钱的,还要找烧菜的大厨出来理论一番,探讨一下人生以及美食的真正本质。
  “承蒙盛会,一共2两银子。”店小二脸上是如释重负的微笑。
  “哦。”山峰掏出荷包,数了数,然后抬头看了看小二。又继续翻了翻钱包,然后把荷包里的钱一下倒在桌子上,然后很豪爽的说:“呐,全拿去吧。”
  店小二的嘴角抽了一抽,看着桌子上的散钱,眉毛跳的都要从脸上跳下来了。桌子上的散钱加起来还不到一两银子,也难怪小二会这样。
  这家伙不会是来吃白食的吧?不可能吧?不可能个屁!这家伙明显就是来吃白食的啊!小二的愤怒的叫喊在心中爆炸!实体化的话,大概可以把奎元馆夷为平地。
  “大头佛!这家伙是来吃白食的!”小二大喊,然后后厨传来一阵乱响,就见大头佛拿着一把菜刀,以不符合他体形的速度冲了出来。那菜刀上还粘着两片土豆片和一丝血迹!
  大头佛面目狰狞,凶神恶煞,刚才被小二这么一喊,他可是吓的切到了手指头,超痛的。
  “这家伙不是吃客?”大头佛用菜刀指着山峰,看着小二。“你跟我说,我精心烹制,用上了这把天山精铁锻造,先皇御赐的绝世宝刀,做出来的大肠面居然用来招待这个吃白食的。”这大头佛也是此时居然还不忘吹嘘一下自己的刀。
  小二满脸悲伤和委屈的点点头,然后指着桌上的散钱说道:“你看,加起来才74文钱,都不够阳春面的钱。”
  山峰一脸茫然的插嘴:“原来是74文钱啊,刚才我还数了半天都没有数清楚。谢谢啊。”
  大头佛和店小二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山峰。
  这小子他娘的是在逗我们玩吧?
[本书目录]-[上一章]-[[下一章]][3]

[3]: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