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向临安

22
Dec

第二章:向临安

张山峰的父亲张老实是桑林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,说好听是老实,说难听点就是胆小怕事。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瞎了眼,张老实年轻的时候去临安城当厨师的时候,虽然没有赚大钱,但是却娶了个临安城内的大小姐回来。

  那个大小姐叫钱素素,生的当真是清新秀丽。当年张老实刚把钱素素带回村里的时候,村里的男人都以为她就是观音转世,有几个男人更是当场就下跪参拜。
  后来,钱素素在村里住下,村里的男人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都是嫉妒的很。人人都说张老实是取了个大绿帽回来,这么漂亮的老婆,他怎么管的住,最后肯定要跟人跑了。
  新婚那晚,全村人都参加了张老实的婚礼,就算平时不熟的乡邻也全部来了,就是为了目睹一番钱素素的美貌。那晚,听房的人太多,差点就把张老实的木屋给挤塌了。有些人甚至被老婆揪着耳朵也不肯回家,害的一向老实的张老实最后实在没办法,拿着把菜刀冲出家门,才把人全部赶跑。那也是村里人印象中张老实唯一一次生气。
  而后,钱素素就一直被村里的其他女人排挤,有些阴损的女人更是大骂钱素素是天生的狐狸精。
  直到张老实突然暴毙,钱素素也瞎了双眼,村里女人的骂声依旧没有停止,说她是个克夫相,把老实的张老实给克死了。也是,张老实死的实在太过诡异,一开始村民都以为是钱素素和奸夫一起谋杀的张老实,毕竟死在房里的除了张老实,还有两具不认识的男人尸体。
  后来,城里来了朝廷的人,一番侦查之后还了钱素素清白,但是也没有公布事情真相,只是说张老实被人杀害,凶手已经死亡。这倒好,更是给了村里女人说闲话的资本,反正各种谣言都有,什么三男一女,邪教妖女等等。
  也许老天觉得钱素素的命还不够苦,张山峰从小就体弱多病,每个月都要流好几次鼻血。在张山峰10岁那年,更是一场大病烧坏了他的脑子,变成了个“痴呆儿”。
  村里的孩子时常欺负张山峰,骂他是个白痴,是个野种。好在有郭香和张文远两个孩子帮助山峰,总能帮助山峰赶跑欺负他的人。
  山峰从小就喜欢听村里的杜老头讲故事,虽然连自己名字都老是写错,但是对杜老头的故事倒是倒背如流。
  山峰最喜欢把杜老头那听来的故事再讲给别人听,但是别的孩子看他痴痴呆呆,还成天幻想成为什么大英雄,自然觉得可笑。于是,也就更加想要欺负山峰。
  但是山峰每次被同村的孩子欺负都只是一笑而过,回家也不会对钱素素讲起,第二天又会拉着那些欺负他的人继续给他们讲杜老头讲的故事。郭香不知道因为这事骂了山峰几回,但是每次都被山峰反过来气的半死。
  后来,杜老头得病死了,村里也就没人再给山峰讲什么英雄故事了。于是,山峰成天跑到村外官道上的驿站,向路过歇脚的人打听江湖上的事。
  因为山峰的“智商有限”,话经常说不清楚。时常把过路的人也给惹怒了,被打过好几次。后来,郭香怕山峰出事,也不得不拉着张文远一起和山峰去。
  一天,山峰三人刚从驿站上回来,山峰拉着文远就去井边打水冲凉。郭香则是跑到钱素素身边,帮钱素素晒地瓜干。
  钱素素虽然看不见,但是也知道是郭香来帮自己了。笑着问道:“今天玩的开心吗?”
  郭香扁了扁嘴,没好气的说:“山峰这家伙今天又和人吵起来,差点又被人打。好在我和文远,赶紧把他拉了回来。”
  钱素素心中也是无奈,摸了摸郭香的脑袋说道:“山峰这孩子给你们两个惹麻烦了,真是幸苦你们了。”一抹夕阳照在钱素素的发梢,把钱素素的美貌衬托的更加靓丽。
  郭香回头看着钱素素,心里想:钱姨真是美极了,难怪老爸喝醉了老说想把老妈休了,把钱姨给娶回家,我要是个男人,也绝对会爱上钱姨的。估计郭香的老娘要是知道女儿这时候的想法,肯定是一顿痛揍少不了。
  钱素素可不知道郭香这小脑袋里的想法,说道:“香儿,钱姨有个忙想请你帮忙好不好。”
  郭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使劲点头,一想到钱姨看不见,于是说道:“钱姨有什么事,香儿都会答应的,就算我做不了,我也会叫老爹来帮忙的,我老爹他肯定一千个愿意。”
  钱素素莞尔一笑,郭香这话说的烂漫天真,但是好像能让人会错意。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希望香儿和文远可以多帮帮山峰,你也知道峰儿的脑子不太好,总是能惹出麻烦。”
  郭香立马回道:“那是自然,我们一定会帮山峰的。要是有人敢欺负山峰,我和文远一定把他们揍的满地找牙。”
  “是不是啊,文远?”郭香对着正在井边和山峰一起冲凉的文远喊道。文远也不管郭香说了什么,直接就回道:“好的!”
  “看,钱姨。文远和我一定会保护好山峰的。”郭香笑的无比灿烂,眼睛中带着无比的自信。
  钱素素虽然眼睛看不见,但是“凝视”郭香一会之后,笑着点了点头。“来,香儿,帮钱姨来和面吧,今天钱姨烧你最喜欢的大肠面给你吃。哦,对了,把你爹娘叫来一起吃吧。”
  “好耶!钱姨的大肠面最好吃了。天下无双的那么好吃。”郭香一边用手比划着天下无双到底有多大,一边叫喊着就冲回家去,叫爹娘别烧晚饭了。
  而张文远一听钱素素要烧大肠面,也是丢下手里的水瓢喊道:“钱姨,我也要吃!”钱素素自然点头答应,文远一看钱素素点头,立马光着身子冲回家,告诉爸妈今天不在家吃晚饭了。
  张山峰听见母亲说要烧大肠面吃,心里也是很高兴,要知道之前只有他生日的时候,母亲才会烧给他吃。
  “难道今天是我生日?”张山峰一愣,然后怎么想也想不起今天是几月几号,更加想不起自己是哪天生日的,只好作罢。“管他呢,有大肠面吃就好。话说,杜老头好像说过鱼肠剑的故事,不知道大肠里面会不会也有剑呢?”
  想着,张山峰也丢下水瓢就往家里跑,把钱素素刚洗好的猪大肠翻了个遍,也没能发现什么大肠剑。自然,张山峰的头上也多了两个包,是被钱素素敲的。
  几个路过的村民则是留着口水,不甘心的回家。他们也想吃钱素素的烧的大肠面,可自从在张老实的葬礼上吃过之后,就再也没有机会吃到了。
  他们只有在心里狠狠骂几句自己家里的臭婆娘不仅样子不如钱素素,甚至连厨艺都不如一个原本是城里大小姐的女人。越想心里越气,回家后自然和老婆大吵一架。
  晚上,张山峰等人在家里吃着钱素素烧的大肠面的时候,就听到外面好几个男人被老婆打的跪地求饶的哭喊声。
  大概是命运对钱素素的折磨太多,在张山峰16岁那年,钱素素生病死了。
  钱素素葬礼的那天,村里的人都来帮忙。女人们也终于停止了对钱素素的怨恨,反倒个个都是大哭起来,都说钱素素是个好人,简直就是观音在世。
  也是,每年村里交官粮的时候,交不满的人家都是去找张老实去借,而张老实自然答应,而钱素素也是没有异议,反而会多给一些,怕村民交了官粮之后,一时间吃的粮食不够。
  那一天,张山峰没有像平时一样笑嘻嘻的,而是什么话也没有说,最后大哭了一场,在郭香怀里睡着了。不过,那天比张山峰哭的还要凶的人很多,清一色都是村里的单身汉。
  一年之后,张山峰16岁。他决定离开桑林村,去京城临安城看看。就像他的父亲,带回了钱素素,张老实也已经算是在桑林村的历史中成为传奇。那么张山峰呢?
  “你去了临安城千万不要看别的女孩啊!”郭香一只手插着腰,一只手揪着山峰的耳朵,气冲冲的说道。她其实想和山峰一起走,但是爸妈怎么都不肯。也是,这时的郭香才10岁,虽然那个年代,女孩子13,4岁就可以结婚,但是10岁还是太小,她父母怎么可能放心让她出去跟着山峰闯江湖,再说山峰还是个脑子不灵光的人。
  “不会,他们都没有你好看,我绝对不看。”张山峰傻笑着回道,其实桑林村现在算上郭香,30岁以下的女人也就三个,另外两个一个刚满月,一个才3岁,都没长大呢。张山峰哪知道郭香是不是真的好看,根本就没个对比。
  郭香听山峰这么说,才满意的放开了山峰的耳朵,只是心里想到要很久不能见到山峰,眼泪就在圆圆的大眼睛里打滚。
  张文远看了看郭香拼命忍着不哭的样子,默默走到山峰身边,拍了拍山峰的肩膀说道:“山峰,路上小心,千万要注意坏人,我爹说外面的人都很奸诈,不像我们村里人这么简单。”虽然他随父母搬来才三年,但是这三年都是和郭香和山峰在一起玩,自然也是替山峰担心。山峰的脑子有点不好实在太容易被人骗,自己是不是也该跟着山峰一起出山呢?张文远回头看了眼郭香,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  “嗯,你也要照顾好郭香啊。”山峰和文远一个拥抱之后,就向着村外走去。张开双手站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郭香看着山峰的背影,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  “我不用他照顾!张山峰你个白痴,你给我听好了,如果你一辈子不回来,我就会等你一辈子的。”郭香对着山峰的背影喊道,眼泪从大眼睛里不要钱似的掉下来。
  看热闹的村民都是哈哈大笑,吹着口哨,打趣的看着郭香的父母。心想你们的这女儿真是赔钱货啊,这么小的年纪就找好男人了,不过眼光实在不行啊,怎么就看上了个白痴呢。
  张文远看看张山峰的背影,再看看自己身边比自己矮两个头的郭香,心中复杂的很。
  郭香的父母看着山峰的背影,默默在心里祈祷,希望山峰的父母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山峰。他们知道郭香有对山峰这么好的理由,但是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他们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郭香,郭香却好像早就知道一般?
  终于看不见山峰的背影了,刚刚那些吹口哨的村民都停下了吵闹,一个个都盯着山峰背影消失的地方。
  “在这个年代,村里还敢出去闯一闯的,也就只有他了。”某个村民嘀咕了一句。
  “是啊,只有傻子才愿意出去。”
  没有回应,村民们目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升起的日出。
  那些曾经欺负过山峰的孩子这时才从父母身后钻出来,看着山峰背影消失的地方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  在这黑暗时代,我们在期待什么?哪怕这期待的目标看上去那么可笑?
  还是说在期待着的我们更加可笑?
[本书目录]-[上一章]-[下一章]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