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老者的歌

13
Dec

第一章:老者的歌

“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。肝胆洞,毛发耸。立谈中,死生同,一诺千金重。”一名老者坐在树荫之下乘凉,嘴里正哼唱着诗歌。摇头晃脑的样子,看来是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中。

  一只黑毛土狗趴在老者脚边吐着舌头,两只爪子搭在自己的脑袋上,好像在嫌弃老者的歌声。
  “推翘勇,矜豪纵,轻盖拥,联飞鞚,斗城东。轰饮酒垆,春色浮寒瓮,吸海垂虹。闲呼鹰嗾犬,白羽摘雕弓,狡穴俄空。乐匆匆。似黄梁梦,辞丹凤。明月共,漾孤逢。官冗从,怀倥傯,落尘笼,簿书丛。鶡弁如云众,供粗用,忽奇功。”老者的右手一直在拍着自己的大腿,依旧洋洋洒洒的唱着诗歌。
  这老者是谁?为何在这城外深林中的小村口唱着诗歌?为何他哼唱诗歌时的表情是那么骄傲?
  老人名叫杜威,是这城外小村,也就是桑林村近百年来出的唯一一个秀才。原本杜威还准备高中之后,要在村里风风光光的建一座学府,让村里的孩子都来享受义务教育。只可惜,他点太背,当年好不容易村里人一起筹够钱让他赴京赶考,结果赶上蒙古大军压境。
  话说当年北宋气数已尽,朝堂之上,昏君治国无能,朝野之下,奸臣当道。每年的军费大多被贪官贪污不说,而军队也不厉兵秣马,蒙古大军来袭钱,军营之中还沉浸在酒色之风之中。
  而那时的蒙古在关外吞并金,夏两国,国土大增,而且全民皆战,只要男孩到了13岁就一定要入军。再说蒙古人擅于骑射,骑兵更是天下无敌,传说一只骑兵精锐可以轻松干掉宋军十万士兵。
  不管这传说是真是假,总之北宋与蒙古开战之后就是节节败退,最后甚至连都城开封都被蒙军攻破,掳走徽、钦二帝,正是“靖康之耻”。最后,落得个迁都临南的落魄结局。
  而杜威也是倒霉,当年正在贡院写着文章,突然就被蒙军给包围了。虽然最后杜威逃了出来,但是也被打断了一条腿。
  杜威狼狈的拖着一只跛脚逃命回来之后,桑林村的村民也就明白了一个道理:学历再高,还是要靠拳头说话。你看宋朝天子多大的才情,徽、钦二宗,一人以画闻名,一人以诗闻名。最后还不是被蒙古人搞的丢了天下,丢了金饭碗,甚至命都丢了。
  于是,桑林村的村民也就断绝了让孩子学习的念头。就这样桑林村的教育水平也算是彻底的停滞不前了。而杜威只能拖着跛脚不服输的在村里宣传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村民自然懒的再去理他。就算杜威免费教学,村民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上课。
  也是,当年徽、钦二宗一人被逼自尽,一人被掳去不知所踪。宋高宗赵构继位之后,迁都洛阳,力排重议重用老将辛弃疾,大胆的提拔当时只有18岁的少年武将岳飞。
  之后,辛弃疾和岳飞两人与蒙军展开了长达10年的抗蒙之战。最后,辛弃疾战死开封,而岳飞则终于又将蒙古大军压制雁门关外。这才保的南宋可以苟延残喘,不至于彻底灭国。
  而这十年,中原百姓也是苦不堪言,今天才被蒙军占领,明天又被宋军解放,然后后天又被蒙军占领,就这样周而复始。年轻人都被抓去充军,而辛辛苦苦种的粮食才丰收就被军队强行征收,充做军粮。
  桑林村虽说靠近京城临安,但是每年的军粮也是要实打实的交。村里的人宁愿让孩子去地里干活,也不愿意让孩子去读那什么毫无作用的书本。
  什么狗屁的诗词歌赋,在乡下人看来连地上的一颗野菜都不如。
  “笳鼓动,渔阳弄,思悲翁。不请长缨,系取天骄种,剑吼西风。恨登山临水,手寄七弦桐,目送归鸿。”杜威一曲完毕,深深叹了口气,脸上骄傲的神情也化作无奈,想起前几天官军前来征粮的场景,胸中升起一股无力的怒火。
  十多年过去了,杜威也已经明白,书本中所能学到的虽然能过治国,但是平国安天下还是要靠武艺。所以,几年前他已经不再拉着村里的孩子上课识字,而是开始给村里的孩子们讲起他所知道的江湖上的大侠事迹。
  因为他明白了,能够在乱世中拯救世界的一定是英雄。就像岳飞,少年英雄,最终将蒙古赶出雁门关,而岳飞在刚入伍之时,也不过是一个只会写自己名字的文盲而已。
  “哎。”杜威叹了口气,赵构死了之后,现在的宋朝是赵鼎继位。而赵鼎不同于赵构,完全是个保派,不求将蒙古彻底歼灭,而是与蒙古议和,以雁门关为界定下江山。
  战争的伤痛是很容易被遗忘的,现在的南宋朝廷在安乐中又开始走向腐败,赵鼎极其宠幸当朝宰相秦桧,而对岳飞则是打压。更有诗人诗曰:“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!”
  “英雄已死?”杜威摸摸脚边的土狗,心里泛起一丝无奈。
  这时,一阵吵闹声传来,杜威抬眼看去,只见几个少年正围着一个少年殴打,而被围殴的那个少年虽然一直在挨打,但是却怎么也没有倒下。
  杜威认得那被殴打的少年是张山峰,是少有的喜欢听他讲诉江湖上英雄事迹的孩子之一。
  “郭巨侠一人之力守住襄阳,把蒙军阻挡在襄阳之外?”一个高个少年满脸不屑,一脚踢在山峰身上。“他要真是牛逼,怎么蒙古人还是最后攻破了襄阳,最后他老婆黄珑还不是被蒙古人干掉了。”
  “才不是!黄大侠是为了拯救襄阳百姓,才不慎被蒙军的乱箭射中的。再说,要不是守城的主将李同贪生怕死,投降叛变,蒙古人怎么可能打开襄阳城的大门。”张山峰瞪着那少年吼道,在他心中郭巨侠可是最最了不起的人,仅次于岳飞。
  “哈?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,还好意思叫什么郭巨侠?”其他少年都是大笑,拳脚继续砸在张山峰的身上。
  张山峰被打的鼻青脸肿,但是死死的咬住牙,就是不肯求饶。
  “你们给我住手!”一个红衣少女冲了出来,对着众人大喊,双手插腰好像完全不在乎面前这些比她高的少年。
  “哦,是郭香你啊?又来救这小子?”几个少年一见郭香出现,正准备调笑一番,看见郭香身后像影子一样的张文远,全是脸色大变。“张文远也来了!快逃。”几个人,叫喊着就全部跑光了,像是看见了鬼一样。
  边跑还不忘回头唱到:“张山峰大废物,年纪轻轻吃软饭。郭香小妞你猖狂,文远不在你们全玩完。”
  “这群欺软怕硬的混蛋!”郭香气的满脸通红,站在原地破口大骂。张文远则走到山峰身边,将满头是包的山峰拉起。
  “没事吧?”文远拍拍山峰身上的土,问道。
  “没事!这群家伙居然敢对郭巨侠不敬,活该被我打。”这山峰也是个乐天孩子,明明是自己被打,居然说的好像是人家被他痛揍一顿一样。
  郭香讶然失笑: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?打不过不会跑吗?只要我和文远帮你,绝对打的他们满地找牙。”
  山峰听到郭香这么说,则是摇摇头:“英雄怎么能逃呢?英雄就是要一夫当关,所向无敌。就算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支撑到最后一刻,杜老头的故事都是这么讲的。”
  “你!”郭香气的想要捶山峰几下,但是看山峰满头乌青也就不忍心下手了。
  “走,我们再去听度杜老头讲故事,昨天他说到关云长单刀赴会,还没有说完呢。”张山峰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,拉着郭香和张文远就向树下的杜老头走去。
  杜老头看着走向自己的三个孩子,心头微微一热。“谁说英雄已死?最起码我们还有希望。”他想要伸手去摸摸自己脚边土狗的脑袋,但是没有找准位置,手指居然插进了土狗的鼻孔。
  土狗被突然的插进鼻孔的手指吓到,立马就跳了起来,一下就咬住了杜老头的中指。
  “啊!你这只死狗!”杜老头痛的跳起,抓起自己身边的拐杖猛打狗头。
  三个少年看着这一幕都哈哈的笑了起来,郭香捂着肚子眼泪都笑出来了。一个邋遢的跛脚老人不灵活的追着一只丑陋的土狗追打,还真是有趣啊。
[本书目录]-[上一章]-[下一章]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