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:其二 人间

05
Dec

序:其二 人间

闪电快,快到一眨眼就从天空劈落地面。但是有些东西可以比闪电更快,两个身影在闪电还没落到地面之前就已穿过了半片树林。

  待到雷声响起时,陈康和刘洋已经双双冲出了树林。而在他们前方,一座默默承受着暴风雨吹打的小村庄突兀的出现。
  刘洋没有想到此处居然还有村庄,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陈康已经撞入一间民居。
  如果大半夜有人突然撞破窗户闯进你家,你一定会被惊醒。但是雨势太大,闪电和狂风交响辉映,以至于房子的主人还在睡梦之间,完全没有察觉。
  当张老实察觉到有人闯入之时,他还是睡眼惺忪。他揉揉了自己的眼睛,就看见一个黑影笔直的站在他的面前。
  张老实吓了一跳,差点叫出声来,但是他忍住了。因为,他的身边妻子安静的睡着,而妻子的怀中则抱着才出生2个月的儿子。他不想吵醒他们,他们睡的太安详。
  张老实刚想去点灯,刘洋也跟着跳进了房间。张老实又是一惊,吓的差点把手里的火折子给丢了。他愣了几秒,强打着精神点上了灯。
   “是谁?不知道有什么事?”说着话,张老实已经点上了灯。火光不亮,但是足以照亮这本就狭窄的房屋。
  湿漉漉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,面色都是惨白,毫无血色。看着面前两个不速之客,张老实咽了口口水。
  张老实的心头闪过一个念头,他知道他这老实的一辈子好像又即将迎来什么不寻常的事。
  陈康面目表情的看了看张老实,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人和那个婴儿。那个婴儿居然是睁着眼睛的,一双大眼睛看着陈康,好像很是好奇。
  刘洋也看到了那可爱的婴儿,他的心中更是紧张,于是他紧紧的盯着陈康,深怕陈康对那个婴儿出手。
  果然,陈康咧嘴一笑,表情癫狂的伸出手,大手向着婴儿抓去。张老实和刘洋都反应了过来,张老实想都没想就向陈康扑去。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,只要有人要向他的孩子出手,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挡住对方。
  可是还有另一个陌生人在,就算他挡住了这个人,但是另一个人又怎么办呢?就在张老实已经快要绝望之时,他发现另一个人已经跳上了床,不过出乎他的意料,那人居然张开双臂面护在了他的妻儿身前。
  这是怎么回事?张老实已经完全搞不清楚。
  在雷雨夜突然闯入自己家的两人,一人已经凶神恶煞的像是吃人的魔鬼,另一人却好像是座罗汉挡在自己的妻儿面前,仿佛是在保护他们。他们是谁?他们究竟想干什么?
   “不要!”刘洋一声大吼,他飞身向着张老实扑去,但是已经来不及,扑向陈康的张老实一下就被陈康单手凭空抓起,被死死的扼住了喉咙。
  一切发生的太快,张老实甚至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。脖子上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,张老实瞬间就无法呼吸。他想要伸手去掰开那只扼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但是他的手才刚刚举起,就已经垂下。
  张老实甚至都没来得及叫喊,就这样被陈康扼断了脖子。
  没有遗言,甚至连走马灯都还没在他的脑中转起,张老实这老实的一辈子就莫名其妙的戛然而止。
  床上的妻子还没有醒来,而怀中的婴儿只是睁着那大眼睛默然的看着。他还太小,不明白他的父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。连感情都没有成长的他,或许这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  刘洋的心一阵剧痛,又一次,他没能阻止陈康。又一次,看着一个无辜的生命终结在眼前。而且,这一次是在一个婴儿面前发生的惨剧,而此刻那婴儿正看着自己,好像在问他为什么不出手?为什么不救下自己的父亲。
  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,刘洋紧紧握拳,手指甲深深的陷进手掌,血沿着指缝流下,最终滴在床上。
   “哈?”陈康松手,张老实就像是断线的木偶,绵乱的倒在地上。“好久没有体会这种感觉了,真爽。”陈康看了看自己刚才扼死了张老实的左手,脸上的肌肉扭曲至极。
   “哈哈哈!”狂笑声中,又是一道响雷在天空炸开。那小婴儿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,这这雷声太过吓人,还是眼前的这一切太过恐怖?母亲在睡梦中搂紧了自己的孩子,习惯性的在婴儿弱小的背上轻轻拍打。
  但是婴儿的哭声并没有停止,母亲终于醒了过来。她坐了起来,将孩子轻轻抱起,说了一句乖。话音未落,她就惊讶的发现,一个陌生的背影出现在自己的眼睛。
  这背影太过奇怪,好像凝聚着无限的沧桑和痛楚,就好像一块被风浪敲打了一生的巨石。以至于才看一眼,她就晃了神。
  当她回过神来,就看见自己的丈夫,怀中孩子的父亲倒在地上。一动不动,眼睛死死的看着前方,眼神中是无限的绝望和疑问。
   “啊!”初为人母的她从来没有想过一觉醒来会看到这样的场景,她麻利的抱着孩子跳下床,冲到了自己丈夫身边,拉住丈夫的身躯死命的摇。哪怕此刻的她只穿着一件肚兜,她已不在乎了。
   “老实?老实?老实……”不管她怎么呼唤,她的丈夫再也没有起来。而怀中的婴儿却停止了哭泣,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一个地方。
  也许是他发现了什么?
  一张扭曲的脸,嘴角挂着一丝残酷的微笑。如果恶魔真的存在的话,这个出生才两个月的孩子已经亲眼目睹了。
  陈康的笑声停了,他的手正向着女人抓去。刘洋也动了,一掌就劈向陈康的背心。他要杀死陈康,他已做了决定,他已下了决心。
  那睁着大眼睛默然看着这一切的婴儿。他是那么的可爱,多么让人想要去抱他一抱。可是这么可爱的孩子,就在刚才失去了自己的父亲,也许等下还要失去母亲,也许甚至会失去自己的生命。
  “当时没有杀他,我是不是错了?不,我已经错了太久!”
  刘洋心口一阵剧痛,他回想着婴儿那双没有任何污染的,干净的就像是一座湖泊的双眼,和他的孩子是那么相像。
  劲风袭来,陈康立马回掌相击。两掌相会,一股劲浪铺开,两人同时推开3步。
  而女人被这劲浪击倒,这才从伤心的海洋中被拉回。她惊恐的双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陌生人,想要喊叫,但是已经吓的喊不出声。
  她紧紧的抱紧怀中的孩子,蜷缩在角落,她在这巨大的恐怖之中,居然还没有放开丈夫,而是拼命的将丈夫的尸身拉到身边,默默的依偎着。
   “我当初不该救你的。”刘洋连出五掌,每一掌都是势大力沉,五掌连环交叠,掌风呼啸,正是恒山派的五环掌。
  陈康轻易的躲开了刘洋的攻击,闪身又是向女人抓去。刘洋左迈一步,双腿连踢,封住了陈康去势。凌空中一招般若掌直取陈康面门,这一招极快,而且出人意料。陈康来不及躲避,于是一招龙爪手扣向刘洋腰眼。
  这一招出的绝妙,想刘洋凌空击出一掌,身在半空,完全没有借力。陈康想要抓住刘洋,简直就是轻而易举。
  但是刘洋早有对策,他的身体突然直直的坠到地上,就好像他的身体一下子换做了千斤巨石。
   “好!好一招千斤坠。”陈康布满血丝的双眼发出了光芒,他此时已经对女人和小孩失去了兴趣,他的目标已经变成了刘洋。
  陈康还在叫好的时候,刘洋双手在地上一撑,连环腿踢向陈康。陈康一个跳跃,跳上了木桌。刘洋一个鲤鱼打挺,人向前冲,般若掌无情的打出。
  陈康提气一沉,脚下的桌子一下子碎裂开来,他的双脚踏地,双掌对着刘洋的双掌迎面对上。
  嗙的一声闷响,木屋一阵摇动,晃下一大堆灰尘。灰尘散去,陈康站在木块之中,而刘洋已经倒在地上,口吐鲜血。
  二十年,就算是二十年过去,刘洋还是打不过陈康。正是那本书的功劳,让发狂的陈康内力大增。本来,两人的内力修为相差无几,至多打个平手。但是只要陈康一发狂,刘洋必定要在内力上输给陈康。
  这是悲哀,也是无法改变的现实,刘洋只能看着陈康将女人抓起。被陈康大手抓住脖子的女人,没有挣扎,因为她的怀中还抱着孩子。她怎么可能放开自己的双手?
  可是,脖子上的力道是那么巨大,将要窒息的女人,发现自己的双手正逐渐失去力气。她那纤细洁白的双手已经充血,她在用尽自己最后的气息死命的抓着孩子的襁褓。可是,她的手还是松开了,那一瞬间她哭了,眼泪划过了她的脸庞,落在婴儿的额头上。
  发现丈夫死亡的时候她不曾哭泣,看着两个奇怪的男人在自己家中恶斗她也没有哭泣,但这一刻,她哭了。而老天像是也被这眼泪所感召,从天空中落下一道惊雷。
  雷光大作,将这深林中的小小村庄打亮。将这风雨中已经残破的小屋照亮。而女人怀中的小孩也摔在地上发出了哭声。
  这是地狱吗?如果这真的是地狱,那么何处是人间?
[本书目录]-[上一章]-[下一章]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