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:其一 地狱

28
Nov

序:其一 地狱

天空之中乌云翻滚,犹如万兽奔腾。大雨哗哗的洒下,无情的冲刷着地面。突然一声惊雷,一道闪电从云中直劈而下,一瞬间照亮了天空。炸响之中,一棵被雷电无情击中的大树断为两节,燃起熊熊火焰。

  梅雨时节,南方多暴雨。临安城外三十里左右的桑林山经过暴雨连日的冲刷,泥土早已不再牢固。终于,在这道骇人的闪电之后,山上的一大块泥土发生了塌方。在暴雨的夹带下,塌方很快的转变成泥石流。以惊涛骇浪的气势,向着山下奔涌而去。
  泥石流就像是海啸,吞噬了沿途所能触碰到的一切。重达千斤的巨石,五米多粗的古树,通通被泥石流击倒,而后成为泥石流中的一部分,继续向山下进发。
  而在这暴雨之中,在这恐怖的泥石流之前,两个浑身湿透的雨人向着山下行走。
  只要看到这一幕的人一定会觉得惊奇,因为两人距离身后的泥石流已不过十米,但是两人却还是闲庭信步,好像背后汹涌而来的泥石流并不存在。更让人惊讶的是,两人居然在走路的同时,还不断的在向对方出招。
  两人的出手都是非常简单且缓慢,你来我往,你推我挡。
  快与慢在这一刻,出现在同一幅画面之中,莫名的显得那么协调,又让人忍不住感到诡异。
  突然,两人在一块大石上同时停下,面对面的站着,就像是两株生长在悬崖的孤松,傲然独立。
  此刻的泥石流就像是一只野兽,他好像被这二人无视自己的举动所激怒,加快了冲击的速度。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,准备将这无礼的两人吞噬殆尽。
  “不走?”沧桑的嗓音,左边的一人率先开口。
  “你不走,我不走。”同样也是沧桑的嗓音,但是语气之中带着一点让人无法拒绝的坚定。
  “一起死?”
  “死不了。”
  两人的语气之中完全没有一丝紧张,好像向着他们冲来的泥石流,只是一阵拂过脸庞微不足道的清风,全然不在意。
  “二十年了,何必?”
  “二十年了,而已。”
  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仰天大笑。这笑声甚至压过了雷声,穿透了云层。估计有人听见这笑声,一定会抱头痛哭。只因这笑声太过酸楚,说是来自地狱的鬼哭狼嚎也不为过。
  愤怒的泥石巨兽,一口咬在大石之上,大石瞬间化为粉末,融入了巨兽身体之中。泥石流继续向山下奔袭而去,势不可挡。
  那两人又是如何?
  山脚下,两个身影飞速的在林中穿梭,他们的速度太快,甚至雨水都无法落到他们身上。
  “哈哈哈!”一阵疯癫的笑声响起,前面一人突然停下脚步,而后面追逐的人也即刻停下。
  “刘洋,好久不见啊!”
  “一个月。”简单而干脆的回答。
  “是吗?一个月了?”前面的人往身边的一颗大树上一靠,也不管雨势,居然从身上掏出一把折扇开始摇了起来。“没想到一出来就是这么大的雨,看来老天很不给面子啊。这一个月你有没有想我啊?”
  “没有。”如果可以,刘洋希望眼前这恶魔,一辈子都不要再出现。
  “是吗?真是让人伤心的回答啊。”那人将折扇掰断,伤心的回道。但是又突然笑了起来,往四下张望。
  刘洋知道,这是陈康又在寻找目标。可以被杀的目标。
  “啧啧,看来出现的真不是时候啊。居然是这么个鬼地方。”说完,陈康一个转身往大树上一蹬,人就像是离弓的箭一般激射出去。而被他踹中的大树,却是拔地而起,向着刘洋砸去。
  刘洋轻轻一挥手,轻松的像是在驱赶一只蚊子。那两人腰粗的大树,就改变了方向,撞上了另一颗树。
  刘洋抬头看了看天,他在心中默默祈祷,希望这偏僻的山林之中千万不要有什么村落。因为,刘洋他也不知道,他能不能够及时阻止陈康。
  陈康还是那个陈康,陈康已经不是那个陈康。
  “唰”的一声,刘洋展开身形,向着陈康追去。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下。
  这两人到底是谁?他们为何在这暴雨之夜还在这荒郊野外追逐?他们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,以至于两人在山上会共同发出那样悲伤的笑声。
  而一切要从二十年前讲起,要从一本书讲起。
  二十年前,南方的武林人士,只要有耳朵的人一定听说过“南苏双侠”的名号。只要有眼睛的人都想要目睹两人的绝世武功。对于南方少女来说,南苏双侠更是她们心中最理想的夫君人选之一。
  刘洋和陈康都是江苏人士,同样都是名门望族出生。两大家族不仅是世交,而且刘洋和陈康从小就是死党。
  两人具是相貌英俊,天资聪慧,加上武功高强,家世殷实,哪个少女能够不动心?
  刘洋十七岁那年,就凭借家传的迅雷剑横扫江南水路十八寨,将“红发恶鬼”李洪击杀,将臭名昭著的红帮彻底捣毁。
  而陈康的事迹也毫不逊色,独身一人就把当时在河南一带肆虐的邪教白月教歼灭,更是仅仅用了五招就把白月教教主——白天月击杀。要知道,当时就连衡山掌门莫大也没有把握在100招之内击杀白天月。
  两人诸如此类的英雄事迹数不胜数,自然是当时南方最出名的江湖青俊。刘洋的迅雷剑与陈康的快波刀齐名,被誉为刀剑双侠。因为两人都是出生江苏,中原江湖人士大多称他们为南苏双侠。
  两人年少成名,江湖中人也看好两人以后的发展。但是没想到,在两人最如日中天的时候,陈刘两家却突然惨遭灭门,两家加起来一共三十三口人无一生还,加上丫鬟家丁一起算的话,整整一百三十二条人命啊。
  一百三十二条人命,自然是轰动整个江南,乃至天下。
  更神奇的是,至今还有两个人的尸体没有找到。那两人,自然就是刘洋和陈康。
  两人的尸骨没有被人找到,其实也没有人能确定他们的生死。而这灭门惨案,更是近年江湖中的第一悬案。
  此案当真无人可破?有,两个人。
  一个是凶手本人,另一个就是刘洋。
  如果叫刘洋回想,那么刘洋一定会拒绝回想当年发生的一切,那副仿佛活地狱的场景至今仍在梦中折磨着他。
  这痛苦他还能忍受,因为有他更加无法忍受的痛苦一直在折磨他。
  因为那个凶手是他的至交好友,是他的发小,他最信任的朋友,陈康。
  当年,陈康在击杀白月教教主白天月之后,在白天月的密室里发现了一本梵文经书,名为切纳摩。
  经书全部由梵文写就,并且每一页都配有图谱。图谱中的小人的姿势千奇百怪,有的将脚交叉绕至背后,有的则是金鸡独立,一只手抓着一只脚的脚心。
  陈康觉得惊奇,于是找到刘洋一起研究,但是两人按照图中的招式修炼,发现没有任何作用,于是以为是邪教武功也就不再关注。
  但是,陈康应少林掌门礼乐大师前去少林参禅之后,回到家中又开始照着图谱修炼。但是这次,陈康没有和刘洋一起研究,而是一个人独立偷偷的练习。
  终于,陈康因为修炼这本切纳摩导致走火入魔。在发狂的状态下,将陈刘两家二百三十二人全部杀害。而正好回到家中的刘洋见到这场景,大惊失色,与发狂的陈康一场血战。
  最后,在陈康杀死刘洋之前,陈康终于恢复神志。而看着被自己重伤的刘洋,还有地上数不清的鲜血和尸体,陈康回想起了自己发狂时所做的一切。
  陈康想要自杀,但是被刘洋拼死阻止。最后,陈康逃离,而刘洋则开始追逐陈康。
  这一追一逃就是整整二十年。
  起初见到那地狱般的场景时,刘洋自然是怒火攻心,恨不得将陈康碎尸万段,可当陈康想要自杀的时候,刘洋看着陈康那痛苦到崩溃的表情。他才意识到,原来最痛苦的不是他,而是陈康。
  于是他出手阻止了陈康,因为陈康已经错了一次。既然错已注定,而陈康也是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做出这一切举动,那么陈康还有什么理由为这一切谢罪。
  错是可以原谅的,和恨相比,爱才是更强大的力量。刘洋明白这点,所以他不能让陈康自杀。
  于是,这二十年间,刘洋早已原谅了陈康。可这真的是原谅吗?不让陈康死,真的是原谅他了吗?还是说这是让对方活在自己的罪孽下,名为原谅但其实是更沉重的刑罚。
  这样的陈康自然没有办法原谅自己,他无数次想要自杀,但每次自杀都被刘洋阻止。他不是没有想过跳入万丈深渊求个解脱,但是当刘洋毫无迟疑的也陪着自己跳下悬崖之后,陈康再也找不到自杀的勇气。
  因为他可以死,也该死,可他不能让刘洋死。他知道刘洋为什么不杀他,也知道刘洋已经原谅了他。他也原谅了不杀他的刘洋。
  所以他要让刘洋活着,这样他就不得不面对刘洋,他就无法原谅自己。可这真的是原谅吗?不让刘洋死,真是原谅他了吗?还是说这是让自己死的更加心安理得的,名为原谅但其实更沉重的责备。
  这二十年间,陈康经常会毫无征兆的发狂,也就是出现精神分裂。于是,陈康错手杀死了更多的人,而清醒之后的他更加厌恶自己,自己的罪恶感越来越重。他不断的逃,不断的想躲着刘洋,想要在刘洋阻止前自杀。
  可是,他知道自己不能死。因为,只要他一死,刘洋一定也会跟着他死。
  刘洋何尝不是一样,每当看到自己陈康发狂后杀人而自己却无法阻止的时候,他多么想杀掉陈康,可是,他下不去手。
  两人就这样用彼此的死亡牵制着彼此的生存,在年复一年叠加的痛苦,罪恶和折磨中活着。
  他们都不怕死,可是却都害怕对方死去。因为这莫大的世界,他们仅剩的东西就是彼此。
  他们知道自己活着就是对对方的折磨,可是他们又能做什么?
  他无法原谅对方,无法原谅自己。
  他无法原谅自己,无法原谅对方。
  地狱有多远?不远!两人彼此间的羁绊也许就是地狱。
[本书目录][下一章]

添加新评论